手机棱镜供应商蓝特光学登陆科创板

导读:当前的手机摄像头一般采用塑胶镜头,镜片数量越多,光线过滤、成像和色彩还原的效果越好。但受制于手机体积、厚度等因素,塑胶镜片难以通过增加镜片的方式提高像素,暴露出天生的技术短板。而玻璃非球面镜片由于折射率高、透光性好、聚光能力强、性能稳定,将逐渐成为智能手机镜片今后的发展方向。

浙江蓝特光学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688127,简称:“蓝特光学”)9月21日在科创板上市。

蓝特光学主营业务为光学元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主要应用领域为消费电子和光学仪器领域。

蓝特光学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4.1亿元、3.95亿元、3.3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8亿元、1.14亿元、1.16亿元。

蓝特光学2018年、2019年营收、扣非归母净利润均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

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1.37%、74.54%和68.17%,主要包括AMS集团、康宁集团、麦格纳集团、舜宇集团、昆明腾洋集团等,其中对第一大客户AMS集团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54.63%、44.35%、42.85%。

蓝特光学2020年1至6月营收为1.84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54.0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6922.96万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93.53%。

主要是因为受终端产品需求提升因素的影响,长条棱镜、显示玻璃晶圆本期销售大幅提高,同时部分新项目订单有所增加。

蓝特光学合理预计2020年1-9月营收区间为3.18亿元至3.28亿元,与上年同期收入23,061.48万元相比变动幅度为37.89%至42.22%;预计2020年1-9月可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36亿元至1.41亿元,与上年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8063.34万元相比变动幅度为68.66%至74.87%;

预计2020年1-9月可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23亿元至1.28亿元,与上年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7476.71万元相比变动幅度为64.51%至71.20%。

实控人徐云明为大专学历

蓝特光学控股股东为徐云明,徐云明直接持有15,069.04万股,占比41.78%;通过蓝拓投资控制公司2.36%股权,徐云明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合计控制公司44.14%的股权,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蓝特光学徐云明:守得研发“云开” 洞见光学“月明”

  从“漆黑”中一路走来,蓝特光学透过自主研发的光学元件,向国内诸多空白领域射出了第一道光。这束由探索、坚守与希望交织而成的耀眼光芒,贯穿于人脸识别技术、智能穿戴设备、VR/AR眼镜、智能驾驶、安防监控等众多新场景中,拥有直抵未来的强大能量。

  与之相比,蓝特光学的来途倒显得有些晦暗无光。诚如公司董事长徐云明所说:“一个项目开发做上个3年、5年都不稀奇,埋头苦干和寂寞枯燥才是蓝特的常态。从2003年成立到现在,公司一直坚守着光学领域做研发,逐步构筑起了光学棱镜、玻璃非球面透镜、玻璃晶圆及汽车光学四大产品系列。”

  待到再“抬头”时,公司身边已汇集起AMS集团、康宁集团、麦格纳集团、舜宇集团等一众合作伙伴,产品被广泛应用于苹果、华为等终端产品。如今,站在上市的聚光灯下,蓝特光学眼前又迎来了新的风景。

  “公司今后还会一直‘寂寞’下去吗?”徐云明笑得腼腆、答得朴素:“研发这个事情就是寂寞的,必须要耐得住寂寞。”

  “门外汉”:闯进光学世界

  听着从徐云明口中“流淌”而出的专业名词,很难想见,他曾是一个与光学完全“绝缘”的有色金属操作工。

  从武汉有色金属技工学校毕业后,18岁的徐云明回到家乡,进入嘉兴有色金属压延厂,用了10年时间从操作工一步步当上了质检科长。1995年,已近而立的徐云明带着3万元资金下海经商,投身汽车装饰材料生意,由此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

  成为“老板”的徐云明却没有停留在原地,而是立刻奔赴下一个更具挑战的事业。“也是机缘巧合,在一次和浙大教授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光学这个行业未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且当时在做的人很少。”敏锐的嗅觉和果敢的决断,让徐云明重新做回了“学生”,从零开始,“恶补”光学相关知识。

  可以说是孤注一掷,当时,徐云明将身上所有的积蓄都拿来购买仪器设备和租赁厂房,以5名员工的规模“撑起”了蓝特光学镀膜厂,迈出了进军光学产业的重要一步。

  “那个年代,光学镜片镀制红膜的技术在国内还不成熟,用国产设备很难实现。”看到商机的徐云明开始和技术人员没日没夜地试验,甚至把床都搬到了实验室里。“这个产品最后被我们做出来,可以说给蓝特光学后面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他说。

  随后,徐云明又盯上了并不起眼的屋脊棱镜。如何突破常规的制造工艺?自己设计工装模具,改造加工设备,对工艺参数进行摸索总结,经过16个月的努力,蓝特光学终于“啃”下了这块硬骨头,掌握了自主知识产权。

  公司生产的光学棱镜具备面型、尺寸和角度精度高的特点,能有效保证光线在通过棱镜时的折射角度的精准和光路稳定性。一大力证就是,蓝特生产的长条棱镜已获得苹果公司产品认证。公司自iPhone X开始,便是苹果3D结构光组件中双面红外反射棱镜的最主要量产供应商。

  借助透镜、直角棱镜等产品的研发,蓝特成功进入望远镜、显微镜、数码相机等应用领域。此后,公司又靠着品质过硬的光学反光镜组敲开了汽车行业的大门,成为麦格纳的合格供应商。

  “无人区”:填补国内空白

  更惊人的一跃,来自蓝特光学花5年时间精心“打磨”的玻璃非球面透镜。

  制造难度大,准入门槛高,这是业内对玻璃非球面技术的普遍评价。早在2012年,蓝特光学就进入了相关领域的研发及试制阶段,而当时国内在这块还是一片“荒地”。

  “快3年的时间,公司的玻璃非球面透镜还一直停留在研发阶段,没有产出任何成果。”徐云明回忆起那段“黎明前的黑暗”,仍记忆犹新。“2014年开年会的时候,公司股东心里都打鼓了,问我这事儿到底行不行。我说,如果坚持就有希望,如果放弃了那一定不行。”

  顶着巨大的压力,这一项目终于在2015年迎来转机,两项关键技术先后取得突破。2016年底,公司“年产1125万件精密模压非球面玻璃光学元件项目”成功中标工信部工业强基项目。

  据了解,玻璃非球面透镜产品主要分为成像类和激光准直类,前者可用于智能手机镜头、短焦距投影镜头、安防镜头、车载镜头等多个领域;后者则主要用于生产激光器,最终置于测距仪中。

  “随着5G时代的到来,玻璃非球面透镜还将迎来更广阔的市场。”徐云明道,当前的手机摄像头一般采用塑胶镜头,镜片数量越多,光线过滤、成像和色彩还原的效果越好。但受制于手机体积、厚度等因素,塑胶镜片难以通过增加镜片的方式提高像素,暴露出天生的技术短板。而玻璃非球面镜片由于折射率高、透光性好、聚光能力强、性能稳定,将逐渐成为智能手机镜片今后的发展方向。

  “我认为,光电结合会是光学未来发展的大趋势。”基于这一判断,徐云明近年来还在不断加紧对玻璃晶圆的布局。

  据悉,蓝特光学是全球最早实现折射率最大达2.0的12英寸玻璃晶圆片量产的厂商之一,且具备厚度在0.2-1mm、表面平整度控制在1μm以下、表面粗糙度小于0.2nm的高精度玻璃晶圆片量产能力。

  同时,公司还能根据客户的定制化需求,运用WLO玻璃晶圆开孔技术和光学级高精密光刻技术,在玻璃晶圆上进行通孔、光刻和切割等深加工,将产品适用于晶圆级镜头加工、半导体封装、指纹解锁和汽车LOGO投影等更多领域。

  “攀高枝”:登上技术高地

  “攀高枝”?徐云明并不介意这样的说法。“我们的终端客户里面,70%以上都是世界五百强。”比起“攀枝”的姿态,徐云明更在意的是“攀高”的过程。他说:“优质客户对蓝特自身的倒逼作用是非常明显的,对方近乎严苛的供应商选择标准,促使我们在管理系统和研发先进性上都能快步走在行业前列。”

  以和苹果的“亲密关系”为例,2017年至2019年,蓝特光学明确用于苹果公司产品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14亿元、1.72亿元和1.4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高达52.27%、43.64%和42.28%。同时,苹果公司亦是公司此次募投项目中的微棱镜、玻璃晶圆产品的终端目标客户之一。

  如此是否构成对苹果的高度依赖?面对这样的质疑,徐云明很坦然:“我们要做到的就是深度合作、互相依赖。”

  徐云明介绍,所谓“深度合作”的模式,即利用公司在光学元件生产加工方面的技术优势,在客户的重大项目早期开发过程中深度参与,根据客户提出的技术需求同步研发配套的光学元件;在中后期提供质量稳定产品的量产保障,并快速响应客户需求进行必要的商务支持。

  “拿长条棱镜来说,公司可以做到在满足尺寸精度误差、平行度和弯曲度都极其苛刻的参数条件下,实现大规模量产。换句话说,这样的能力和水准,对于苹果而言也是难以取代的。”

  更多的研发构想和产品方向,也在与顶尖客户的交流合作中不断“迸发”出来。徐云明将其总结为“主动技术储备”:一方面,公司会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和总体战略规划,结合相关领域技术发展趋势的研究预测和分析,针对潜在目标市场提前进行技术储备和产品开发;另一方面在产品的使用过程中,公司也会积极地收集客户的使用反馈,主动进行二次开发,实现工艺技术改进和产品性能指标的提升。

  “未来,我们和优质客户的合作还会更全面、更深入、更紧密。”徐云明表示。

  携手干:激发创新源泉

  “很多人认为企业归所有者所有,盈利当然也归所有者所有。我不同意。我认为企业发展是所有者和经营者共同推进的,这里说的经营者包括经理人、管理层和一线员工。”徐云明在此举了个例子,“假如企业是一台永动机,每个员工都是一个零部件,你很难想象一个螺丝的松动会导致什么后果。”

  在徐云明看来,企业不能一味强调员工的付出,相反,公司需要充分尊重员工的私人利益,找到员工和企业共赢的平衡点。他说:“一家企业的发展壮大,不是靠一个两个人可以完成的,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体制机制,靠企业文化。”

  落到实处,蓝特光学建立了一套系统化的管理流程和作业流程,并通过股权激励、提高薪金等方式,与员工共享企业的发展成果。以公司的分配制度为例,公司将优质多得、多劳多得的薪酬制度作为基础,推行全员分红制度。

  为了充分激发研发团队的创造力,蓝特光学于2015年推出了“项目合伙人制度”,即在股份有限公司的框架下,以重大研发项目为核心另设平台,由公司和研发团队事先约定好盈利分配比例,并在项目实现量产后进行相应激励。

  “简单来说,就是将企业平台向研发人员开放,请他们利用公司的设备、资源和自身的聪明才智来一起创业。”徐云明表示,“这一方面有效提高了项目开发的速度和质量,提升了成本管理;另一方面也让员工增强了归属感和积极性。”

  将研发视为公司未来的徐云明,也对这帮“创造未来”的研发人员保持着一颗包容、敬重之心。他说:“别人往往不理解,这群人一天到晚都在干什么,也不见产品出来。但我心里明白,他们是在论证、实验,再推倒重来的过程中始终坚守的英雄。他们的寂寞值得我们尊重。而这种尊重,既包括物质保障,也包括尊重他们的想法,不随意增加束缚。”

  从光学“门外汉”,到行业“秉光者”,在徐云明眼中,要想要干成一件事,靠的不光是人力、财力,更重要的是耐力。他说:“成功的秘诀无他,只要你不放弃,就是走在成功的路上。”

免责声明: 来源标记为网络的文章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协会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来评论

(输入姓名或者网名及评论内容,点击提交即可)   姓名:

图片新闻

协会活动

中国光学光电子行业网企业宣传位置;图片尺寸300×250,请联络010-84321499

光电知识

行业交流

社区图片

欢迎关注中国光学光电子行业协会微信公众号